实用理财技巧

关联词:加密货币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也称为数字法定货币、数字基础货币等,是一个国家法定货币的数字形式,即由该国法律法规、货币当局规定的官方货币的数字形式 [xii]

从定义的角度看,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并不能简单认为是虚拟货币和加密货币,后者不是由主权国家发行的,缺乏法定货币地位。然而,由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法定货币都具备官方性质,其可能会与商业银行的存款出现竞争,并挑战中央银行当前的货币储备系统。

英国中央银行,即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BoE),在题为《2020年3月央行数字货币:机遇,挑战和设计》的报告 中指出其正在认真权衡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利弊。英格兰银行BoE意识到,数字英镑可能会破坏当前的银行体系。但是,数字货币可以利用最新的金融科技,并使消费者更轻松,更快捷地进行交易。

推动这一改变的还是来自于市场。在互联网这样的虚拟经济发展起来后,越来越多的支付工具不再是各国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或者其电子化后的货币,而是由金融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提供新的货币形式,以及新的支付工具。以Facebook(脸书)发布的Libra计划进行分析,如果Facebook用户通过Facebook庞大的社交网络——而不是支付网络——进行跨国家和区域支付的话,当前的国际支付结算生态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正因如此,越来越多国家的货币当局开始认真考虑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设计和发行工作。不过,仅有少数国家的央行尝试发行了数字货币。

2015年,南美洲国家厄瓜多尔推出一种新的加密支付系统和基于这个系统的“厄瓜多尔币” 。这种货币只有少数人有资格使用。该货币在流通领域应用并不广泛,在运行后的一年时间,“厄瓜多尔币”的流通量只占到整个经济体的货币量的万分之零点三不到。2018年,“厄瓜多尔币”就宣告停止使用。同年,同为南美洲国家的委内瑞拉宣布发售“石油币”。不过,后续关于“石油币”的公开信息却少之又少,也没有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此外,已经发行国家级数字货币的还有突尼斯、塞内加尔和马绍尔群岛,但都没有获得全国范围的采用。

我国央行较早的开展了关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工作,并于2017年成立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我国央行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命名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从字面的意思上来看,DC/EP仍旧严格限制在人民币的数字形式和电子支付工具的范畴内,并没有讨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与金融理论方面的问题。

2018年,前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在一次非官方论坛阐述了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概念 [xv]。他建议以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字货币报告为基础,从基本问题出发,研究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是基于支付标记(Token)还是基于账户(Account),是为了零售服务还是为批发服务,是借记型还是贷记型,币值是锚定的还是非锚定的,以及在哪个层次上允许数据留存以保护隐私权。

在DC/EP的发行方面,披露的信息不多,本书做一下梳理。

2019年10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央行推出的数字货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做出的全新加密电子货币体系,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即中国人民银行先把DC/EP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金融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在2020年4月,互联网媒体披露DC/EP已在中国农业银行开始内部测试。此外,国内主要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也将参与测试。DC/EP的首批试点投放地区包括苏州、雄安、成都和深圳。目前,DC/EP的数字钱包将支持数字资产兑换、数字钱包管理、数字货币交易记录查询等功能。

从时间上可以发现,我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测试和发行的进度挣逐步加快。

[xv]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周小川谈数字货币:私人部门可做金融基础设施,但必须有公共精神[OL]. (2019-06-26) [2020-06-14]. https://feng.ifeng.com/c/7npMcZVS8W9

此网页的文章仅供参考,其内容可能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并有一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这可能导致实际和未来结果与该内容有所不同。Visa不对您使用该信息(包括任何错误、疏忽、不准确或不及时的信息)、任何假设或您通过使用这些信息得出的任何结论负责。Visa不做任何明示或默示担保,并明确放弃适销性和适合特定用途的担保、任何不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的担保、任何信息将符合客户要求的担保、任何信息为最新信息并且没有错误的担保。在相关法律允许范围内,Visa不对客户或任何第三方的损失(包括但不限于任何特殊的、继发的、偶发或惩罚性损失)负责。